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陈飞宇:做好当下,就是对未来最好的回馈丨对话

2023-05-12 16:24:51 842

摘要:“近两年,我有了一些变化,在镜头前越来越放松了,也越来越容易投入到角色中,知道该如何进入角色,如何融入角色的精神世界。”演员陈飞宇这样评价自己如今的表演状态。陈飞宇说,近两年他在镜头前变得越来越放松,也越来越能投入到角色的精神世界中。(图为...

“近两年,我有了一些变化,在镜头前越来越放松了,也越来越容易投入到角色中,知道该如何进入角色,如何融入角色的精神世界。”演员陈飞宇这样评价自己如今的表演状态。

陈飞宇说,近两年他在镜头前变得越来越放松,也越来越能投入到角色的精神世界中。(图为《倒数说爱你》剧照) 受访者供图

随着电视剧《点燃我,温暖你》的热播、电影《倒数说爱你》的热映,观众看到了陈飞宇在表演上的努力。被问到“最想成为怎样的演员”,陈飞宇毫不犹豫,“最想成为演什么像什么的演员”。

观察、沉浸、实践,一个演员的必修课

电影《倒数说爱你》的剧本出现在陈飞宇面前时,他一口气就看完了,该片讲述的是盲盒设计师谷雨轩(陈飞宇饰)和蛋糕烘焙师韩书妍(周也饰)儿时相识但遗憾错过,长大后重遇坠入爱河,却面临生活的重重考验。在谷雨轩生日这天,韩书妍意外去世,他不得不一次次吹灭生日蜡烛,重新经历这一天,去拯救女友。带有奇幻色彩的爱情故事,对陈飞宇来说颇有新鲜感。片中,谷雨轩是一名潮玩设计师,设计盲盒里的公仔,这样的职业属性让这个角色有非常强的观察力。在陈飞宇看来,这个角色和他最大的共通点就在于乐于观察生活。

“作为一名演员,需要有强大的观察能力,学会观察生活中的事物、风景,身边的人和事,这也是我平时在生活中最爱做的事。我平时会拿一台小的摄像机,走到哪儿拍到哪儿。记录沿途的风景,生活中的细节,然后再把这些片段组合在一起,也会做很多剪辑工作。”陈飞宇说,只有记录下来才会有感受:“一个演员的内心体验非常重要,怎么在演戏时调动自己的内心情感,怎样借鉴生活中的观察、感受都很重要。比如这次拍摄,有一场谷雨轩重回到同一天的戏,我们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把三个同一时间的戏拍完,这意味着我要不断调整状态,找到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遇到同一件事的准确状态,这确实很有挑战,但我演得非常过瘾。”

电影《倒数说爱你》中,陈飞宇饰演的谷雨轩有很多动情的哭戏。 受访者供图

电影中荡气回肠的爱情赚足了不少观众的眼泪,谷雨轩哭着一次次吹灭蜡烛,唤回爱人,这些极度悲伤的哭戏也令陈飞宇印象深刻。尽管没有经历过角色身上发生的故事,但陈飞宇坚持“沉浸体验”的表演方法,“比如吹蜡烛、许愿的戏,我会提前做一些酝酿情绪的工作,听一些音乐,更多时候保持沉默。除了和导演沟通,尽量避免和任何人交流,沉默对我来说是非常有效的手段。”

此外,他也并不会因为一部戏杀青了就切断与角色之间的关系。陈飞宇坦言,自己是一个非常“念旧”的演员,至今还能想起曾经拍戏时印象深刻的场面,也正是因为这些瞬间,让他越来越笃信自己对表演的喜爱,“观察、沉浸、实践、感受,对我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人生体验,自然而然也就越来越爱表演,希望能继续尝试不同的角色,把当下本职工作做好,用实践去热爱。”

对话

陈飞宇:角色形象永远摆在第一位

新京报:《倒数说爱你》的海报特别“养眼”,很多人对你的评价也会基于外形,夸你是个帅哥,这些声音、评判会给你的演技带来苦恼吗?

陈飞宇:对我而言,角色形象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塑造一个角色的第一步就是改变自身的模样。比如谷雨轩,他在每个场合里都是不一样的,参加婚礼西装革履,那个时候就需要稍微捯饬一下头发;但在日常生活中可能就没有那么在意自己的穿着了。所以,在表演面前是没有外形考虑的,只要符合角色,演员贴合人物是极其重要的一件事情。

新京报:现阶段对于表演,你的疑惑和迷茫是什么?会不会担心因为外形太“偶像”而限制戏路?

陈飞宇:我希望尝试不同类型的影视作品,也希望接触不同类型、不同性格、从事不同职业的角色。我认为一个演员的可塑性只能通过饰演不同类型的角色和不同性格的角色来体现,当然演员的可塑性也需要通过实践去锻炼。

新京报:机会越来越多,也有了更多的角色来找你,镜头前还会有紧张感吗?

陈飞宇:每次接触到一部新戏,一个新角色的时候,我多少都会有一点压力,但这种紧张感是非常正常的,也是需要的,毕竟压力也是动力。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以及不断积累的经验塑造好每一个角色,虽然会有挑战,但一定会坚持。

新京报:面对大家的关注,你是个有偶像包袱的人吗?

陈飞宇:我在生活里真的还好,对自己形象等方面其实没有特别在意,该是什么样就什么样。一旦到了收拾东西的时候就会有强迫症,比如我的衣物一定要摆放得特别齐,包括出门时候,我的洗漱包里的东西必须摆放得特别整齐。(都说有强迫症的人会有点痛苦?)确实有,比如你不断地想整理东西,尤其是真的看不得它们乱,但我现在也有所改变,松弛了很多,也不会太在意。

新京报:自己的作品播出后,会和观众一起追吗?会给曾经的表演挑毛病吗?

陈飞宇:我演的每一部戏,都会回看。这是一个需要重温学习的过程,在观看自己作品的过程中,可以发现演得不够好的地方,以此来提醒自己“下次注意”。在下一部戏中演到相同戏码时,想到有类似的迷茫或是不确定的时候,可以参照以前的总结,上次怎么演的,这次能不能更好。所以一定要常常看自己的作品,经常给自己的表演总结经验。

新京报:对一个有强迫症的人来说,如果看到自己作品里的遗憾,会不会很抓狂?

陈飞宇:其实也还好(笑),因为我明白自己没有办法弥补之前的遗憾。一部戏已经拍完了,我已经没办法像戏里的谷雨轩那样穿越回从前。回看自己演过的戏,发现演得不够好,有不足之处是正常现象,任何艺术都是遗憾的。

新京报:外界越来越认可“青年演员陈飞宇”的标签,离你内心的目标有没有差距?

陈飞宇:就像《倒数说爱你》里的观点——要珍惜当下,因为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以后会有什么样的收获,你会学习到什么,会成为什么样的演员。既然这么多未知,不如就做好当下,把演员的本职工作做好,我认为这就是对未来最好的回馈。

新京报:最近《志愿军:雄兵出击》也官宣了,在不同作品里穿梭,如何调整自己的表演心态?

陈飞宇:慢慢调整,通过细致的准备工作,帮助我进入每一个人物的状态和角色的精神世界。

新京报:一部戏上映以后,你最注重谁的看法?

陈飞宇:观众朋友们(笑)。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翟永军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